• 产品
  • 企业
  • 资讯
  • 技术
  • 供应
  • 需求

资讯中心

焦点资讯 | 业界动态 | 市场研究 | 权威报告 | 应用案例 | 行业物流 | 物流知识 | 企业访谈 | 企业资讯 | 物流期刊 | 最新推荐
当前位置:物流产品网首页 > 资讯中心 > 业界动态

资本争占农村电商“风口” 物流配送是当前主要瓶颈

2016/12/18来源:互联网作者:

  打开手机,扫描二维码,湖南省怀化市辰溪县农民瞿显刚养殖的稻花鱼的生长期图片、地块信息、检测信息等,就出现在手机上了。瞿显刚的“稻花鱼”进了溯源体系,他就成了农村电子商务大军中的一个新成员。

  记者调研发现,农村电商作为农业发展、脱贫攻坚的重要突破口,各路资本踊跃加入,投资者争抢“风口”,国家商务、农业、财政、供销、邮政、工信等部门和各级地方政府都在持续发力扶持,千千万万人从中受益。不过,物流配送难题是当前农村电商市场普遍存在的瓶颈,而打着发展电商旗号骗补贴,则在一些地方显露“冰山一角”。未来还需在政策设计等方面突破难关,“稻花鱼的电商之旅”才能走得更远。

  乡村电商“低头族”越来越多

  鱼放养在稻田内,食水稻落花与浮游生物,因而得名“稻花鱼”,放养稻花鱼的水田也因禁用农药而成为生态稻田。湖南省怀化市辰溪县农民瞿显刚说,自从“稻花鱼”“生态米”上了电商平台,不仅价钱卖得更好,还吸引很多山外人慕名而来,带旺了乡村休闲观光旅游。

  地处中国武陵山连片贫困区的辰溪县,近年来随着农产品电子商务的到来,“经济生态”发生了喜人变化。在辰溪,有118个贫困村发展稻田生态养殖。

  辰溪县电商办统计数据显示,“稻花鱼”是本地电商销售最好的产品之一,经常卖到断货。2000多户贫困户通过发展“稻花鱼”产业,平均增收超过1500元。

  辰溪县委书记杨一中说,辰溪推广农村电商,源自周家人村卖脐橙的启发。去年周家人村的脐橙滞销,每斤1块3毛钱都没人要,后来全村通过淘宝、阿里巴巴、微信等电商平台推销,一周就销售了2000多件,价格涨到3块,滞销脐橙一销而空。

  “电商给优质农产品插上了翅膀,县里成立了电商发展领导小组,每年拨付专项扶持资金1000万元,准备把农村电子商务推广到272个行政村。”杨一中说。

  在湖南农村电商发达的地方,曾经支撑农村市场经济的集市日趋没落,一些地方“村公号”二维码随处可见,村里安装多个无线发射器,村庄人口密集地和主要农产品收购点“扫码就能上WiFi”。很多农民变身“低头族”,成天拿着手机上网卖农产品和民间手工艺品。靠着电商平台,临澧县的生态茶油、土鸡蛋,城步县的猕猴桃、乌骨鸡,湘西的凤凰蜜柚等,不仅行销全国,还有很多通过电商漂洋过海,走出国门。

  湖南省商务厅副厅长肖彬介绍,截至目前,湖南51个贫困县已有7个县成功申报成为全国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有14个县获评省级农村电子商务示范县。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51个贫困县已认定电商企业130个,阿里、苏宁、京东三大电商平台已开通20个贫困县的特色馆和湘西州、怀化市、永州市3个市州特色馆,实现农产品上行交易额超过10亿元,“电商扶贫特产专区”实现线上、线下交易额5.8亿元。

  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湖南省农村电子商务交易额预计可达1200亿元。在湖南,农产品电商已经成为“农产品进城”的重要通道。

  湖南省的探索实践,是我国电子商务澎湃浪潮的一个缩影。今年召开的全国电商精准扶贫现场会上披露的相关信息显示,互联网在助推农村经济发展和脱贫攻坚中发挥的作用日益凸显。

  国务院扶贫办的统计显示,目前,财政部、商务部和国务院扶贫办在全国确定的496个电商进农村综合示范县中,贫困县的数量超过了一半,共有261个。据了解,三部门已经协商一致,今后三年内将力争把这一示范覆盖到全部有条件的贫困县。

  “稻花鱼”电商之旅能走多远

  相关报告显示,电商农产品上行市场“特产馆”消费群体购买力强、分布广泛且高端,消费者对食品安全和网购品质的关注度很高。但记者接触的一些业界人士表示,“稻花鱼的电商之旅”目前刚刚“启程”。未来要走得更远,还存在问题和风险。

  辰溪县副县长杨晶辉介绍,目前,全县网店超过300家,售卖辰溪本地农产品的个体网店近200家。当地出现了一批电商平台,一些农产品电商经济已经颇具规模。

  京东集团华中区公共事务副总监刘蕊说:“京东还会考虑和辰溪县农户直接合作建立生鲜生产基地,将产品纳入自营生鲜馆体系,由京东提供农资产品、技术支持和物流支持。”

  据悉,继中央明确“开展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和国务院要求促进农村电子商务发展之后,今年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就与京东集团签署了《电商精准扶贫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根据协议约定,“十三五”期间,京东集团在贫困地区加大投资力度,主要用于生鲜冷链宅配体系建设,以保证将贫困地区生鲜产品配送到全国主要消费城市;在832个贫困县中选择200个县作为电商扶贫示范县。

  在农村电商发展方面,阿里、苏宁也在全面布局:苏宁云商去年9月和国务院扶贫办签署了全国农村电商扶贫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探索“互联网+土特产”的电商精准扶贫新模式;阿里巴巴与国家发展改革委达成结合返乡创业试点发展农村电商战略合作的协议,未来三年双方将共同支持300余试点县(市、区)结合返乡创业试点发展农村电商。

  以农村电商为背景的技术创新,近年来也呈现星火燎原的态势。如有的大型电商为进一步通畅从配送站到乡村推广员环节,组织了无人机送货测试。未来只要进一步改进技术并在“低空使用”等方面获得政策许可,节省时间和人力资源成本、提高效率的农产品电商无人机配送体系有望建成;在互联网软件开发方面,也有大量资源被投向利用大数据驱动农产品流通创新发展的领域,越来越多农业从业者、消费者和政府共赢的农产品流通综合服务平台正在问世,有的应用工具或解决方案还开始触及保险、融资等深水区。

  但是,农产品电商“光鲜”的背后,也存在诸多“忧思”。记者发现,一些农村电商经营水平有限,风险控制能力不强,要么打不开经营局面,要么上当受骗败走麦城。

  来自上海的陈先生经营一个“农电商”平台。今年夏季,他与中部某地一个山区“农业合作社”达成了网络购销名优水果的协议。但到了交货季节,“农业合作社”提供的全是品相不佳、口感不良的“烂果”。陈先生及其合伙人拒收并索赔,“农业合作社”负责人立马变脸,组织“手下”将电商采购车队围困在山中达三天三夜,最后靠地方政府和警方“强力介入”,陈先生一行才“逃”了出来,不但先前的努力和高额投入付之东流,还要面对订单无法兑现消费者维权等一大堆的麻烦。

  物流配送难题,则是当前农村电商市场仍然普遍存在的瓶颈。据国家邮政局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国内快递网点的乡镇覆盖率为48%,还有近一半的乡镇不通快递。

  有研究分析指出,与城市相比,当前农村电商物流配送严重制约行业发展。这主要体现在对许多民营物流企业来说,村镇快递布点成本过高,出于利润考虑,大部分物流和快递公司都不愿意涉足村镇快递网点建设。而另一方面,乡村物流多以收发农产品为主,一些季节性较强的生鲜产品又往往对物流配送有着更为严苛的要求。

  上述矛盾,导致很多农产品电商交易消费者对破损、老化、变质、“龟速”、货不对板等问题的投诉或抱怨很多,经营者为此备感焦虑却也无可奈何。

  长远发展须着重“准”与“实”

  记者采访的一些农村电商业界人士认为,面对农村电商这个“风口”,公共产品的投入与支持要着眼于实,基础建设要立足于稳。只有扎实推进、久久为功逐步营造良好的农村电商生态,既关注“覆盖”,更注重“存活”和“生长”,“一尾稻花鱼的电商之旅”才能走得更远。

  在国务院今年发布的《“十三五”脱贫攻坚规划》中,电商被列入立足贫困地区资源禀赋的主要扶贫手段和实现途径。电商未来在解决“三农”问题上的重要性,可见一斑。

  据了解,“十三五”期间,我国将把电子商务更深地纳入扶贫开发工作体系,以建档立卡贫困村为工作重点,提升贫困户运用电子商务创业增收的能力。依托农村现有组织资源,积极培育农村电子商务市场主体,改善农村电子商务发展环境。

  未来,电子商务作为精准扶贫的重要载体,将加速进入中国农村。据悉,相关具体措施包括:开展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优先在革命老区和贫困地区实施,提高扶贫效率和精准度。加大农村电子商务创新创业扶持力度,实施农村电子商务百万英才计划,开展农村电子商务创新创业大赛,发布农村电子商务工作指引和服务规范。优化全国农产品商务信息公共服务平台功能,发挥行业协会优势,开展专业领域的信息服务。加强与批发市场、超市、电商企业的合作,建立农产品采购商数据库,办好农产品网上购销对接会等。

  有专家指出,目前中国扶贫工作进入一个新的阶段,这个阶段的一个突出特征是以电商扶贫为核心的信息化扶贫。电商扶贫将改变贫困地区的市场基因,让贫困地区对接互联网大市场,以“信息化赋能”的方式提升其竞争力。

  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研究院发布的《中国农村电子商务发展报告》则预测,未来中国农村电商的发展趋势,是一些涉农电商企业开始从零售商转为分销商,从单纯的渠道商转为品牌商,从原材料采购到设计,寻找生产厂家代工,最后将货品分销给其他小型网商,逐步建立以品牌商、批发商、零售商为主体的电商纵向产业链层级。

2017第四届中国(国际)绿色仓储与配送大会
分享到: